1. <samp id="mknkx"><sup id="mknkx"></sup></samp>

      <optgroup id="mknkx"></optgroup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"mknkx"></acronym>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mknkx"><em id="mknkx"></em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mknkx"></optgroup>

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>政務>政務動態>新聞中心

          做新時代的“傻子”

          來源:張家界日報作者:宋世秀2019-08-23字號:【

            我從小就挺傻的,我媽現在說起我小時候,印象最深的還是我和小伙伴打架的情景,她說:“你呀,就是那種被打不知道還手、被罵不知道還口的傻孩子。”

          我承認,我是挺傻的。我羞怯膽小,不善言談,反應也不敏捷,所以父母對我一直的期望是當一名小學老師,而我卻意外地成了一名記者。這讓他們非常擔憂,“你怎么能當記者?你吃得好這碗飯嗎?”有意思的是,到今天為止,我已經做了十年記者。在這十年當中,我見到了很多別人眼中稱之為“傻子”的人,而他們,不僅成了我筆下最生動、最豐富的新聞素材,也成了我新聞路上的引路人。接下來,我想和大家分享幾個“傻子”的故事。

          “傻子”一:慈利縣趙家崗土家族鄉天鵝村老人王子慶

          認識王子慶是在2011年夏天。盛夏7月,這個年近七旬的老人頂著烈日,推著獨輪車,在沿街叫賣水果。他的聲音滄桑嘶啞,而他背后的故事更是讓人感動。

          這是王子慶賣水果的第6年,他要用賣水果的錢,去償還一筆24萬元的債務。說到債務,又得從一座橋說起。王子慶的家鄉有一條河,幾十里長的河卻沒有一座橋,兩岸19個村的群眾都只能涉水過河,每逢雨季,大家就只能望河興嘆。而建一座橋需要30多萬,修橋成了當地群眾的一個夢想。 

               

          這個夢想也在王子慶的心里生了根發了芽。2005年冬天,他向子女籌資,又找銀行貸款,用艱難湊到的13萬元啟動了漫水橋的建設。半年后,長145米、寬3.8米的漫水橋終于建成了,而他卻從此背上了24萬元的債務。

          鄉親們受益,一個人舉債。也許你覺得他很傻,可是他說:在困難面前,總得有人去打頭陣,如果沒有別人,為什么不能是我?

          “傻子”二:慈利縣苗市鎮龍陽村的教師“兄弟”

          李子鵬和張尚軍,堅守在龍陽小學18年的教師“兄弟”。當時的龍陽村不僅偏遠,條件也非常艱苦,這里只有一條簡易公路通往山外,就連吃水也要用油布水袋從山下運回來,沒有老師愿意在這里停留。

          1998年,19歲的李子鵬和17歲的張尚軍來到這里。最初他們也想離開,可龍陽村90%以上是留守兒童,“你們走了學校怎么辦?龍陽的孩子們怎么辦?”領導的話讓他們于心不忍。2003年夏天,張尚軍將寫好的調動申請交給鎮中學領導,卻被得知消息的村民攔下,孩子們拉著他的手哭喊“老師,別走!”那一夜,滴酒不沾的他喝了半斤酒,將自己醉得徹徹底底。從此以后,他再也沒有動過離開的念頭。

          18年的苦,難以言說,僅僅是為了運水,倆人走過的路程就有上萬公里。但18年的甜卻又清晰可見,因為有李老師和張老師在,龍陽的孩子一個都沒有少,哪怕是生活不能自理的特殊孩子。

          “傻子”三:比農民更“農民”的高級農藝師李宏志

          慈利縣旱科所的李宏志,頭戴草帽,皮膚黝黑,如果不是鼻梁上架著一副眼鏡,我們很難將他與科研工作者聯系在一起。

          1983年,20歲的他被分配到慈利縣農業局,可他不坐辦公室,主動申請前往偏遠干旱的旱科所,從此30多年以所為家。30多年里,原來的同事或退休或調走,最終只有他一個人留了下來。盡管如此,該做的試驗和科研,他一個都不少,甚至越來越多,到后來每年僅玉米一項,他就承擔了1000多個品種的試驗任務。

          采訪他,我跑了三次旱科所。我費盡心思,想從他身上得到一些關于他工作和思想上的細節,但他不善言談,我看到的,只是一摞榮譽證書,一堆發表過科研論文的雜志刊物,還有滿架裝訂成冊的試驗數據。

          這樣的“傻子”很多很多。因為他們,我開始懂得,“傻子”純粹,能夠把別人不敢想、不愿做的事情扛在自己肩上;“傻子”執著,明知道千難萬險,卻還是會義無反顧。他們的故事常常提醒我:這個世界需要聰明人,更需要下笨功夫、用真感情的人。他們讓我明白了,如何成為一名好記者。

          所以2013年,張家界日報在區縣設點時,我主動申請去了慈利縣,而這一去就是6年。6年里,我一個人上下班,一個人約采訪,一個人穿行在慈利的每一個角落,我忽略了對家庭的關愛,錯過了孩子的成長,我把自己,也活成了別人眼中的“傻子”。

          可是在慈利蹲點時我才發現,基層有那么多我們在辦公室發現不了的好故事,有那么多人懷著赤子之心在默默地發光、發亮,我懷著敬畏之心,將他們一一傳播出去,在成就他們的同時,也成就了新聞路上的我自己。

          如果重新選擇,我還是會做一名扎根基層的記者。我愿意在一線堅守,愿意在基層尋找和挖掘平民英雄的故事;我愿意繼續用我手中的筆,去放大、去謳歌普通人群中的真善美,愿意把積極的、陽光的、充滿正能量的力量傳遞給讀者。

          我愿意和他們一樣,做一個新時代的“傻子”。

  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  色狐狸